搜索

为香港社会发展注入新活力

gecimao 发表于 2018-09-09 09:53 | 查看: | 回复:
  香港影视明星“四哥”谢贤年逾八十,儿子谢霆锋早前送上200平方米左右的豪宅,谢贤却开玩笑回应:“房子这么大,有可能在家中摔倒了都没人知道哦。”曾经俊俏酷帅的“型男”,老来言语之间也流露出一种无助与落寞。
 
  其实,身在信息时代,谢贤“家中摔倒无人知”的担忧在“黑科技”面前早已不是难题。面对人口老化,利用高科技解决老龄社会医疗、护理、安全等问题是全球大势所趋。香港养老产业人手短缺,创新科技正在起步,善用“黑科技”来纾缓养老压力,好处多多:除了能够改善长者的生活质量,减轻医护人员工作压力,降低政府在公共卫生方面的支出,还能带动科技产业的发展,为香港社会发展注入新活力。
 
  照顾长者的工作被香港人视为3D行业:Dirty(肮脏)、Difficult(辛苦)、Dangerous(危险),一般人多不愿意入职。试想,面对一个中风或痴呆长者,要反复为其喂糊、吃药、翻身、清理大小便、洗澡、穿衣、扶抱轮椅、康复锻炼、外访求诊……其中的每一项都极花体力,很要耐心,难怪没多少人愿意干。
 
  “黑科技”这时派上了用场。据记者了解,目前香港市面上已经研发出可扶抱长者的机器人、自动吸便机、座椅沐浴间(自动射水喷皂液)、可协助长期卧床长者转身的床单架(透过左右移动床单),也有自动清洁布(透过光线可杀菌、除湿、去味)、外观时尚能360度旋转的“天行健轮椅”、适合中风患者康复使用的机械臂“希望之手”……将这些科技引入养老院或长者家中,能大大改善长者生活。
 
  香港“长屋设计”公司就是一家专门为老年人改装房间的小型社会企业,其联合创始人雷炜程表示,他们的经验表明,通过在老人家中加装升降衣柜、升降橱柜、座式淋浴器等友善设施,不仅能够有效防止意外发生,还能辅助老人实现一定程度的生活自理,大大减轻家人或护工的护理压力。
 
  照顾老人被视为危险工作,是因为老人容易意外出事,若照看的人未能及时支援,恐酿成大祸。而有了高科技产品,这个问题就有了解决之道。
 
  香港有的养老院已经安装了电子召唤钟系统(Nurse Call System),会在屏幕显示整个楼层的平面图,看见哪个位置亮灯,护工便知有人按钟求援,让同事立即前往处理或紧急增援。有的养老院引入日本生产的红外线感应床,可感应长者是否起床。还有的养老院引入香港本地的“老友所医”手机软件,专门为养老院中的长者提供“Uber式”的看病服务,“面对第一次求诊的院友,医生会亲自上门面谈,接着会开方,由快递公司送药。之后复诊以视频诊症进行。目前约有30名医生可以接单问诊,至今已为香港70家养老院提供2600次医疗服务。”创办人冯治本医生说。
 
  “我们通过在长者家中安装多个传感器,来追踪长者的位置。”雷炜程说,当长者一旦跌倒不动,系统便会发出警报,自动传递信息予家人。家人也可选择在长者的药物盒子上装上传感器,每天测检,要是没有按时吃药,盒子原封不动,系统便会向家人提出警示。
 
  香港市民冯女士安装了一套“长者智能家居”系统。她说,家里的厨房温度过高时,后台系统就会打电话给家人,确保独居老人的安全。她感慨道,信息科技发达,家人照顾长者更加从容,老龄生活的健康安全也更有保障。
 
  香港社会服务联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香港60岁以上人群中,每10人便有1名认知障碍症患者;80岁以上人群中,每10人便有3名认知障碍症患者。2039年,香港将有超过33万认知障碍症患者。对此,一些养老院和机构通过引进日本研制的智能海豹宠物Paro、法国研制的能跳韩国江南Style骑马舞的智能机器人Nao等,安抚长者情绪,推迟认知障碍症的发病。
 
  香港东华三院柏悦长者优质照顾服务站于2015年自日本引入7只不同颜色的智能海豹电子宠物。情绪低落或患有认知障碍的长者可以通过电子海豹,进行音乐、触觉、语言的互动,纾减焦虑情绪。“我记得有一名患有认知障碍症的长者,在第三次与海豹见面时已会讲完整句子,记得海豹的名字,说明这项新科技有效改善了长者的心理、生理、社交能力。”服务站主任陈瀚儒说。
 
  2017年,智能海豹团队应邀出席逾70次长者小组活动,每项活动都有10至15名长者参加,成效显著。今年,该计划将由小组延伸至上门到户的个人服务,陈瀚儒表示,希望深入接触行动不便、动力不足的长者,充当友伴和关爱大使的角色,为他们带来欢笑。
随机为您推荐文章
推荐文章